<track id="abgp3"><span id="abgp3"><td id="abgp3"></td></span></track><track id="abgp3"><span id="abgp3"></span></track>

      <menuitem id="abgp3"><dfn id="abgp3"></dfn></menuitem>

        投机交易过度参与 铁矿石价格飙升钢企焦虑
          来源:兰格钢铁网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5日 点击数:

          过去一个月,是铁矿石多头的狂欢节。

          12月11日,铁矿石主力合约期货价一度突破千元大关,涨到1042元/吨,创上市以来最高价,一个多月涨幅接近30%。同一天,普氏62%铁矿石价格指数达160.7美元/吨,涨幅较年初超过70%。

          铁矿石价格的“疯狂”飙升,让中国钢铁业焦虑不安。12月13日,某大型钢企期货部负责人李磊(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铁矿石的接连涨价钢企承受不起。通常1吨半左右的铁矿石才能够出1吨的铁水,还需要焦炭等炉料,而钢材的涨幅跟不上成本涨价,叠加人力、财务成本,自然亏损。

          “据测算,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已上涨60%,但钢材价格涨幅不到10%。”12月12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在2020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表示,铁矿石价格高位不断攀升,预计后期钢铁行业亏损面将扩大,不利于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12月10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组织钢铁企业召开铁矿石市场座谈会,与会企业认为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供需基本面,资本炒作迹象明显。一致呼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中国证监会采取有效措施。

          自12月14日交易时起,大连商品交易所针对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交易限额举措将落地,这是继12月3日后第二次针对该期货合约下达的交易限额令。

          铁矿石为何疯涨?

          “从铁矿石自身基本面来讲,国内持续旺盛的基建、制造业需求,钢厂对铁矿石等生产原料的需求亦随之水涨船高。”12月12日,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铁矿石全球供应持续收缩背景下,供需错配的矛盾日益激化,进而助推矿价节节攀升。

          从需求端来看,钢企对铁矿石的需求确实在加大。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1―10月,全国粗钢产量8.74亿吨,同比增长5.5%;生铁产量7.42亿吨,同比增长4.3%。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测算,今年粗钢产量将突破10亿吨,比去年增长约5%。

          从供应端看,12月14日,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李新创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全球铁矿石供应偏紧。

          按照李新创提供的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淡水河谷粉矿产量2.2亿吨,同比减少3.5%,球团产量2256万吨,同比减少30.3%;FMG产量1.3亿吨,同比减少4.58%;BHP产量1.93亿吨,同比增长7.3%;力拓产量2.6亿吨,同比增长1.5%。

          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1月,中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铁矿石)9815万吨,月环比减少859.2万吨,降幅8.05%,10月份为降幅1.66%。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国外矿山的经营效率降低,但并非开采能力下降,运转周期加长,但供应量非常充足。只是钢企买矿意愿强烈,透支着铁矿石上涨行情。”李磊认为,铁矿石供应端并没有出现问题。

          总体来看,1—11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0.73亿吨,同比增加1.06亿吨,增幅11%。

          在李磊看来,铁矿石价格短期的疯狂拉升透露着炒作意味。

          “需求是一方面,更准确说是国内外资本看到了这种需求的增长,借机炒作。”李磊说,这种炒作很难被界定,参与炒作的企业或机构可以说自己是正常套期保值。

          李新创则坦言,铁矿石定价机制过度依赖普氏指数等工具,存在小样本决定大样本市场定价、定价机制不完善等问题。此外,投机交易过度参与期货市场,在铁矿石市场出现真假难辨的消息时,助推了价格的大幅波动。

          12月6日,中钢协表示,近期铁矿石价格大涨偏离供需基本面,存在贸易商招标异常助推指数上涨、期货市场临近交割月多头逼仓等人为制造市场紧张行为,呼吁相关监管部门介入。

          12月以来,大商所对铁矿石期货监管频频出手,不仅发布市场风险提示函,调整交易保证金水平和交易限额,还就定期调整品牌升贴水及增设可交割品牌公开征求意见。

          建信期货研报总结认为,四季度以来铁矿石价格大幅走高,其中包含供需基本面、资金面、消息面、下游利润、宏观经济预期以及游资等因素,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李磊担忧道:“近两年国有资本重新介入铁矿石和钢材贸易领域较深,其资金成本优势,也是支撑黑色系商品市场价格重要因素,但是随着国有资本成为市场资金的主要提供者,一旦铁矿石或钢材等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引发市场恐慌,恐重现2012年钢贸崩盘的故事。”

          钢企盈利难度加大

          尽管助推铁矿石疯涨的原因繁多,主因更是有所争议。但其价格之高,已然扼制住钢企命运的“咽喉”。

          按国家海关总署的数据,2010年前11个月,中国共进口铁矿石10.73亿吨。这意味着铁矿石价格每吨增加10美元,中国每年新增进口成本就超过100亿美元。而这些也将化作中国钢企的成本,吞噬着钢企的利润。

          从李新创提供的数据来看,2020年6―9月钢协统计会员企业钢材利润分别为340元/吨、312元/吨、314元/吨、326元/吨,亏损企业户数分别为9个、6个、5个、13个,同时段铁矿石价格维持在高位(涨幅约20%),钢材价格涨幅有限(涨幅约6%),钢铁企业实现稳定经营,利润保持相对平稳水平。

          “近两三个月,铁矿石价格的飙升及煤炭、焦炭等其他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不断侵蚀钢厂的利润,一部分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已大幅下降,亏损经营的钢企增多。”李新创表示。

          李新创称,从大宗原燃料价格变化对钢材成本影响看,近两个月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17.5%,受此影响每吨钢材成本约上涨10%,而同期钢材价格涨幅仅为5.5%,成本上涨幅度远超价格上涨,估计因铁矿石等大宗原燃料价格大幅上涨,钢铁企业每吨钢材约有100元利润受到挤压。

          12月10日,宝钢股份发布2021年1月出厂价,核心产品较上月全面上调。其中,热轧、普冷、厚板、镀锌和彩涂分别上调400元/吨、500元/吨、300元/吨、500元/吨和400元/吨。

          李磊坦言,即使钢企产品涨价也不能覆盖成本压力,因为产品价格也不能盲目上涨,在合理区间内的价格调整并不能抵挡铁矿石的疯涨。

          分析师预计,短期内铁矿石价格大概率仍将保持高位强势运行。不过随着年关将近,天气又逐渐严寒,下游工地施工节奏有望由北向南逐步放缓,制造业需求亦可能因春节因素而出现回落,中期来看,供需矛盾一旦缓和,铁矿石价格有大起大落风险。

          “在目前铁矿石大幅上涨局面下,钢铁企业很难采取有效措施大幅降低成本,建议可多用国内矿、减少高价位采购、合理利用金融对冲工具等一定程度降低采购成本。”李新创坦言。

          “不断提高国内废钢资源利用率,积极推动废钢进口政策的改革落地,尽可能地扩大钢铁生产所需的铁元素替代资源储备。”分析师建议,还要有意识地对海外矿山进行中长期投资与布局,为钢铁生产原料的供应安全保驾护航。(时代周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