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5oavs"><p id="5oavs"><s id="5oavs"></s></p></tr>
  • <sub id="5oavs"><table id="5oavs"></table></sub>
    <form id="5oavs"></form>
  • <nav id="5oavs"><table id="5oavs"></table></nav>
    
    
    <sub id="5oavs"><table id="5oavs"></table></sub><nav id="5oavs"><address id="5oavs"></address></nav>

      1. <dd id="5oavs"><address id="5oavs"><div id="5oavs"></div></address></dd>
        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正式啟動!誰是主角?如何交易?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發布時間:2021年07月18日 點擊數:

        7月16日,上午9點30分,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在上海環境能源交易所正式啟動。9點30分,首筆全國碳交易已經撮合成功,價格為每噸52.78元,總共成交16萬噸,交易額為790萬元。據悉,首批參與全國碳排放權交易的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超過了2162家,這些企業碳排放量超過40億噸二氧化碳,意味著中國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將成為全球覆蓋溫室氣體排放量規模最大的碳市場。

        那么什么是碳排放權,這個市場又是如何來運轉的呢?

        人類在生產和生活中消耗了大量的化石能源,同時會排放出一定數量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溫室氣體的重要組成部分,會導致全球氣候異常。碳排放權交易實際上是把二氧化碳的排放權當作商品來進行買賣,通過這種市場行為達到控制碳排放總量的目的。

        碳排放權交易并不是今天剛剛出現的新鮮事物,伴隨《京都議定書》正式生效,2005年碳排放權的商品屬性正式確立。目前,歐盟、美國、新西蘭、韓國等地都建立了國家或地區性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中國也從2011年開始在北京、上海、廣東、湖北等7個省市開展了碳排放權交易試點。今天,中國統一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啟動后,覆蓋的排放量超過40億噸,將成為全球最大的碳市場。

        誰是這個市場的主角?

        目前一共有兩千多家企業被納入了這個全國性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中,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火力發電企業。 為什么這樣選擇?后續還會有哪些行業和領域也被納入碳排放權交易呢?

        首批納入碳排放交易系統的2225家履約企業都是年綜合能耗在1萬噸標準煤以上的火力發電企業,基本上涵蓋了我國絕大多數的火力發電企業。

        生態環境部氣候變化司司長 李高: 發電占我們國家(碳)排放的比例較高,從發電行業來開展這個碳排放交易,對于我們全國控制碳排放有很大的作用。另外一個方面就是發電行業整體相關的管理水平比較高,那么相關的一些技術和數據基礎比較好,通過發電行業為突破口,我們可以進一步積累相關的經驗,能夠把碳市場逐步地更加完善。

        據了解,隨著我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逐漸成熟穩定,在“十四五”期間,預計石油、化工、建材等八大重點能耗行業都將逐步被納入到這個市場中,涵蓋我國重要的能源和工業領域。

        碳排放權如何交易?

        市場有了,企業也有了。但作為交易的主要內容,這個二氧化碳排放,既看不見又摸不著,怎么來交易呢?國家又是怎么通過這種市場行為達到控制和減少碳排放的目的呢?其實有關部門已經設計了一套完善科學的評估和交易方式。

        目前我國仍然處在工業化的進程中,未來對能源的需求還會繼續增加。如何在這種前提下促進社會節能減排?

        在以前,國家主要通過行政手段對各地區各行業的碳排放量進行總體管控和約束。碳排放權交易啟動后,市場機制被引入進來。進行碳排放權交易首先需要政府部門確定一段時間內的碳排放總量目標,再將總量分割成若干特定額度,通過免費分配等方式,將這些額度分配給碳市場內需要減排的企業。一句話,碳排放權交易主要是以市場手段對企業的碳排放額度進行調配。

        舉個簡單的例子,某個企業,每年的碳排放配額為1萬噸,如果企業通過技術改造,碳排放量減少為8000噸,那么多余的2000噸,就可以在碳市場上出售。

        而其他企業因為擴大生產需要,原定的碳排放配額不夠用,就可以在市場上購買這些被出售的額度。這樣既控制了碳排放總量,又能鼓勵企業通過優化能源結構、提升能效等手段實現減排。

        企業碳排放量如何核算?

        作為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交易標的,碳排放權是如何核算的呢?如何確保企業核算數據的準確呢?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所長 莊貴陽: 現在全國有很多這種碳排放量的這種核查機構,這些機構都需要在國家的主管部門和地方的主管部門進行備案,它有資質了才能進行核查。

        任何企業生產都離不開燃燒化石能源或使用電能。核查機構會對企業內所有化石能源燃燒產生的直接碳排放,和用電產生的間接碳排放進行核算,得出一個接近于企業實際碳排放量的數據。

        與污染物排放不同,碳排放目前很難在線監測,所以核算數據的準確性尤為重要。如何杜絕企業或核查機構為了利益而造假的行為,還需要采取制度上的措施。

        配額和碳價 促進節能減排的兩個殺手锏

        既然這個碳排放權可以購買了,企業如果核算發現自己碳排放超標了,直接到市場上購買不就行了?這是否就減弱了企業節能減排的動力呢?專家介紹,其實通過碳排放配額和碳價的調控,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碳排放權交易,歸根結底還是一種帶有金融性質的政策性工具。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它并不鼓勵企業花錢買配額完成任務,而是通過市場手段來促使企業逐步降低碳排放強度。

        在企業進入市場之初,碳排放配額就像一個緊箍咒一直制約著企業的碳排放行為。碳排放配額的分配主要是靠行政手段分配。每年根據宏觀經濟的發展、節能減排技術的進步,以及國家應對氣侯變化政策的發展,對分配給各企業的碳排放配額進行調整,促使企業不斷提升能源利用效率。

        除了配額的約束作用,碳價的變化也是促使企業不斷節能減排的一個重要因素。

        促進企業節能改造 加大清潔能源投入

        為了籌備加入這個全國性的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很多發電企業從幾年前就開始了準備,這些企業目前的準備情況怎么樣呢?

        內蒙古呼倫貝爾的伊敏電廠年發電量165億千瓦時。2018年國家啟動碳排放權交易籌備工作,電廠委托第三方碳資產公司對碳排放強度進行核算,發現如果要達到國家分配的配額,需要把碳排放量控制在現有量的85%。

        如果不進行節能改造,碳市場啟動后,企業每年都需要花巨資購買碳排放配額。于是從2018年開始,伊敏電廠投資8500萬元,先后進行了一系列技術改造,每年可節約標煤5萬噸。

        在浙江玉環,華能浙江玉環電廠100兆瓦海上光伏發電項目正在抓緊建設。作為傳統的火電廠,華能浙江玉環電廠從2011年起就十分重視節能減排改造,到國家碳排放權交易籌備工作啟動時,企業的碳排放量已經比國家分配的配額標準低了一百多萬噸,這些節省下來的配額都可以在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上出售。

        按照國家政策,發電企業發展清潔能源,可以獲得“綠色電力證書”,降低的碳排放量可以轉化為企業的碳排放額度。

        玉環電廠提出在“十四五”期間從傳統的煤炭發電為主轉變為“水、火、風、光”一體化的綠色電網。海上光伏發電項目建成后年發電量約1.4億度,每年將節約標煤約4.43萬噸,為企業增加11萬噸的碳排放配額。

        市場不是萬能的 還需政策手段綜合發力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僅靠碳排放權交易這一種市場手段顯然并不能有效解決所有問題。專家認為,目前還需要政府“看得見的手”和市場“看不見的手”共同發力,從供需兩端推動經濟社會綠色低碳轉型。

        專家介紹,目前我國碳市場正處于一個初步的發展階段,參與的行業和企業比較有限,主體不夠豐富,對于節能減排的激勵和約束作用還不是很明顯,未來國家還應該采取財政、金融、稅收等手段,與市場手段形成合力,約束企業的碳排放行為。

         

        5d肉蒲团之性战奶水国语,国产老熟女狂叫对白,成 人 动漫在线观看网站,男女超爽视频免费播放